<rp id="8nydd"></rp>
  • <dd id="8nydd"><track id="8nydd"></track></dd>
    1. <th id="8nydd"></th>
      1. <tbody id="8nydd"><pre id="8nydd"></pre></tbody>
        <button id="8nydd"></button>

          1. 主站
            [切換城市]

            全國24小時服務熱線

            400-860-4520

            0756-5505883

            周仲軍把同學一家三人全殺了,廣元市青川縣姚渡鎮慘案。

            來源: 發表人: 2018-09-01 瀏覽量:17030

             

              如果人生可以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也要回到2018年8月4號的晚上,我一定要告訴我的家人,馬上離開姚渡(四川省廣元市青川縣姚渡鎮,我的家鄉),什么都不要馬上走!


            8月5號早上八點,電話將我從夢中叫醒,家鄉的好友急迫的重復著一句話:“劉燕,我有個事要告訴你,你必須穩住?!蔽业谝环磻悄赣H可能因急病去世了,她接著說:“你馬上去機場坐飛機回來,你哥哥一家全部被人殺死了?!痹捯徽f完,我直接坐到了地上,麥爸嚇了一跳,問我怎么了,我重復了一遍,他也癱坐到了床上,小麥也醒了,開始號啕大哭,邊哭邊叫:“我的婆婆,我要我的婆婆?!?/p>


            接下來不停的電話開始進來,胡亂裝了衣服直奔機場,到達成都,康康從機場接了我們直接往家開。一路上,全國各地的親戚、消息靈通的同學好友,還有公安機關為了急于維穩把尸體趕緊拉走的各種電話微信鋪天蓋地而來,我完全如行尸走肉一樣,除了流淚就是麻木。

            晚上6點半到達家里,家門口拉著警戒線,圍了很多人,我下了車,兩個人扶著我,我看到的是四個冰棺放在家門口,我最親愛的家人,我68歲的母親,還不到45歲的哥哥,沒滿38歲的嫂子,不到一歲半的小侄子,全部用白布裹著放在冰棺里面。我茫然的看著這一切,只能喃喃的說:“我咋都看不到人了呢?”我坐在冰棺面前站不起來,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自己能干嘛。我所有的親戚朋友全部哭成一團,我87歲的奶奶一直說:“我活著干啥,這一死三代人,把我老太婆留著干啥,我不要活了?!?/p>


            無法回想,那是怎么的一天,人到中年的我以及我那不到14歲的大侄子都成了孤兒。我回到了家中,卻再也沒有母親,哥嫂的笑意盈盈的臉,再也看不到小侄子那精靈一樣乖巧的模樣,我的世界崩塌了,我的天崩塌了。


            當天與公安機關、鎮政府、縣領導各種談話,每個人都是打著官腔,表達著誠意欠缺的同情,其目的就一個,要我同意將尸體拉走,因為這么重大的惡性案件他們最重要的就是維穩。一直折騰到晚上兩點過,沒有經驗的我,在外地生活太久的我,被我母親罵讀書讀傻了的我,一直做良民的我,相信政府的我,就這樣同意了他們將尸體拉去解剖,進行案件的偵破。卻沒想到這一同意,就讓我們變得完全被動,他們就再也沒人來主動過問了。


            案件十分簡單,一個不知好歹的牲畜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兇手是我哥的同學周仲軍,家里人都喊他小軍娃子。與我哥從小一起長大,我哥對他一直很照顧,甚至連我都曾經在2000年的時候幫他找過工作,讓他到成都上班,還在我那里吃住幾日。此人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因房屋及土地被學校重建征用,轉成居民戶口。初中文化,無一技之長,土地征用后沒有工作和收入,房子有地基但是一直沒有能力重建,居無定所。妻子與其離婚,女兒撫養權歸妻子。前些年此人精神出現異常,被政府送去綿陽精神病院進行強制治療。后出院在外打工,去年回到家中,未再外出。政府至今每個季度有300元的重病治療費用給他,證明此人一直屬于精神異常并在政府監管范圍。

            去年他回到家一直沒有收入,也沒有住所,住在其哥家,他哥也是一人居住,是重點扶貧對象。住所就在政府大樓背后,背靠背。


            blob.png


               兇手回家以后住在他哥家,去年春節期間與他哥打架,他哥不讓他再住了。他就跑去找我哥(他土地被征用前屬于姚渡鎮市坪村二社社員,我哥剛當上二社社長一年左右),要求政府給他修房子,我哥說我沒有這個權力,你去找上面領導,上面領導同意,我肯定沒有意見。我哥還曾經在同學會時與另兩位同學提出說每人湊點錢給兇手做個生意,天天這樣沒有生活著落不是辦法。并且案發前,我哥還在跟鎮上反應,要給兇手爭取一些福利。因為無冤無仇,因此對他毫無防備,從而導致了一家四口被其全部殺害。幾乎刀刀致命,每個人都被刺多刀,甚至我那不到一歲半的小侄子都身中六刀,何其殘忍。

            根據我家樓上住客所拍視頻,在兇手行兇過程中,兇手姐夫黃林(從上圖可以看出他姐與我家是隔壁鄰居)看到后到過現場,當時我嫂子和小侄子還活著,但是他姐夫沒有搶救人,也沒有報警,而是返回家中叫兇手的姐姐出來,于是兇手再次返回現場對我嫂子與小侄子進行了二次傷害。假如當時兇手的姐夫有任何行動,我嫂子與小侄子應該還活在人世。


            案發至今,已經馬上一個月了,今天是我家人的四七。從案發開始,除了當天,因為公安機關急于將尸體拉走,主動與我進行過溝通,后續至今,公安機關打過兩次電話給我,一次是將尸檢結果對我進行通報,一次是我先打電話說我從杭州回川了,要去公安機關了解案情進度回電話給我。而至于鎮政府,基本處于我不問不會有人找我的狀態。甚至在案發第一天晚上來溝通時,鎮長居然說他們是來盡義務,幫助我們解決事件的。更不要提說政府對受害者家屬進行慰問與安撫。反觀我大侄子所就讀的浙江體育職業技術學院就完全是不一樣的做法,從知道事發開始,馬上向上級匯報,向浙江省體育局匯報,召開兩次專題會議,為了將對我大侄子的傷害盡可能的減少,一直與我們保持緊密通話,商討怎么告訴他。在大侄子回鄉時,學校派出他們的主教練與助教,以前一位學校領導和心理專家全程陪同。而俱樂部在知道的第一時間,馬上轉帳一萬元的慰問金,回校以后,教練專門給全隊開會,要求在大侄子面前不能提及此事,并且組織全隊捐款。我那時真的十分慶幸,大侄兒去到了一個好的學校,否則我真不知道怎么帶他走過這條艱難的恢復之路。


            案件發生后,整個鎮上人心惶惶,所有老百姓都在等待一個說法。這是一個全鎮總共才六千余人的小鄉鎮,鎮政府所在市坪村一共才四百多戶人,可以說兩百多年來可能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命案。各種流言紛紛,各種版本都有。但人人都知道的一點是,兇手有一份名單,名單上列舉了幾十戶人員姓名,甚至包括我們一家三口。我至少十多年沒有見過兇手了,不知道這份名單列舉的根據是什么。


            有時候,我們不是不想做良民,案發至今我一直很配合,沒有任何不當言行,數次主動找政府溝通無果,我家人四條人命難道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就交待了嗎?時至今日,我只有幾個問題想問:


            1、2018年8月6日在四川仁壽發生一起兇手行兇殺人事件,因為死者是派出所所長和一名警察,案件迅速定性,并且各大媒體持續報道,死者安撫,下葬各項均快速進行(具體的大家上微博搜索就行,我不發出來,以免被認定對死去警察不敬)。而我家案件是8月5日發生,除了6號發布了一個對我家人造成巨大二次傷害的不清不楚的通報外,再無任何跟進通報,難道老百姓的命就是這么不值錢?我是一家四口三代人呀,如果不是大侄子不在家里,就是滅門案了呀。



            blob.png



            2、地方政府的職能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保一方老百姓的人身、財產、生命安全?那么現在案發以后,政府怎么沒有一絲給老百姓一個交待和說法的舉動?

            3、為什么案發前,四川省運會在廣元召開,縣委發文要求各級政府排查各種不穩定因素,像兇手這樣的重點關注對象沒有進行監管,導致兇案發生?

            4、為什么案發當時,鎮上的監控基本上都是聾子的耳朵全是擺設,我家門口就有監控毫無用處,以致于案發后取證還是來源于的老百姓家里自己裝的監控?


            5、據老百姓說,兇手行兇后,被其姐拉去派出所自首,到了派出所,派出所大門緊閉,所有人員都還在睡覺。據說兇手邊拍門邊叫:“你們還在睡覺呀,我都把人都殺了?!边€有人說這些民警都嚇得不敢開門,從上面地圖看,派出所到我家不到200米的距離,如果監控有用,如果警察監控室有人值班,是否兇案就不會發生?至少不至于四條人命?


            6、姚渡鎮地處三省交界之處,河對面是甘肅文縣,往北走20分鐘是陜西寧強縣,這些年甘肅與陜西兩省對交界處的鄉鎮,如陜西省的青木川古鎮的打造,甘肅省的碧口鎮打造都非常出色,而四川省的姚渡鎮完全沒有任何發展,政府如何在作為?因為經濟不發達,導致老百姓無錢可賺,兇手假如生活很好,他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


            7、我哥作為二社社長,一年來為村上跑腿干活,案發至今,村上鎮上沒有任何領導表示一句慰問,請問人性何在?黨性何在?


            8、我是現在僅剩的直系親屬(嫂子青木川家中還有年邁的父親和一直生病的母親),我長期生活在外地,對于家鄉一切后事處理均沒有經驗,也沒有能力(農村都是每家出事,互相幫忙,但我不在家鄉生活,從來沒有給別人幫過忙),政府是不是才應該是主動承擔一切后事的主角?


            我作為一個女性,經過這近一個月的高強度精神壓力,從案發至今幾乎沒有一個晚上能夠好好入睡,我也幾近崩潰。我只想要一個明白,家人死總要死得清楚,為什么被殺總是有理由的,我要的就是一個真相,這過份嗎?也許案件還有很多不合理之處,比如刀具來源,比如聽說他都在家磨刀多次,各種說法,案件一天不告破,一天不還原事實真相,我們都處于恐慌之中。


            對于我來講,從此以后,我再也沒有家了,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我原以為未成年經驗父親離世已經是我人生最大的悲痛了,卻無法想像年近四十還有這樣生無可戀的事情發生。我不知道未來的路該如何走,我不知道我侄子是否能夠從悲痛中走出,我責任重大,我卻充滿了恐懼。新聞不是沒有報道過, 陜西一位男孩子在13歲時目睹母親被砸死,22年后除夕連殺仇家3人。這樣的悲劇我無論如何不想讓他發生,但是如果這件事情沒有處理好,我無法想像接下來的生活我要承受什么樣的心理負擔,我也不知道哪一天是我自己的崩潰之日。


            生活不是我不想好好過,良民不是我不想做,但是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我現在也算是求告無門,因此只能寄希望于正義和善良的大眾,也許只有看到民意沸騰了,政府才會來想著給我家人一個公道吧。

            我只能拜托諸位,如果方便,請幫我轉發,祝您一生平安!


            猜你喜歡